您所在的位置: 新闻频道 > 嘉兴新闻 > 图说嘉兴 > 正文
北京普通治疗白癜风多少钱呢
嘉兴在线新闻网     2017-11-20 13:45:42     手机看新闻    我要投稿     飞信报料有奖
北京普通治疗白癜风多少钱呢,北京看白癜风去哪家医院比较好,华海白癜风医院,山东白癜风是否传染,乡城白癜风医院,烟台白癜风主要病因,可以治疗白癜风的药物

  华商编译

  盘点韩国历届总统,往往逃不出“亲人怪圈”。金泳三之子金贤哲收取非法资金;金大中次子金弘业大宗洗钱和收受贿赂;卢武铉之兄卢建平收受贿赂、卷入证券出售丑闻;李明博之兄李相德收受银行贿赂……

  失去双亲,未婚没有丈夫、也没有子女的朴槿惠,仅剩的亲人只有妹妹朴槿令和弟弟朴志晚。为摆脱韩国总统的“亲人怪圈”,朴槿惠上任后就断绝与亲人的联络,一个人孤独地生活。讽刺的是,让朴槿惠总统地位不保、锒铛入狱的,不是弟弟妹妹,而是闺密崔顺实。朴槿惠为什么选择信任闺蜜而不是自己的弟弟妹妹?

  韩国前总统朴正熙和夫人陆英修育有三个孩子,长女朴槿惠、次女朴槿令和独子朴志晚。1974年,陆英修遭暗杀身亡,年仅22岁的朴槿惠女代母职,照顾弟弟妹妹,直到父亲朴正熙于1979年遇刺身亡。在父亲死后的几天,朴槿惠带着弟弟妹妹和一条狗,回到了首尔的旧宅,开始了18年的隐居岁月,期间尝遍了人间冷暖。朴氏三姐弟的命运也因此而分道扬镳。

  朴槿惠与弟弟朴志晚感情深厚,但她担任总统的4年多时间里,为避嫌,她最疼爱的弟弟从来没去过青瓦台;朴槿惠与妹妹朴槿令关系疏远,她曾将妹夫送进监狱,两姐妹形同陌路。而在朴槿惠人生最艰难的时候,是崔顺实对她不离不弃,崔顺实因此成为了她最信任的闺蜜,两人亲如姐妹。

  如今,朴槿惠被检方指控涉嫌13宗罪,被关押在首尔看守所。弟弟朴志晚以及弟媳徐香熙不仅在朴槿惠前往法院接受审查前看望了朴槿惠,徐香熙还到看守所探望朴槿惠,表现出浓浓的亲情。然而,朴槿令和丈夫申东旭却表现得冷漠,至今没有探望朴槿惠。

  据韩国MBN电视台6日报道,朴槿惠在狱中两度喊冤:“我被崔顺实利用了,她骗我!”

  他是朴槿惠最亲近的人 为避嫌4年不见面

  “我的弟弟志晚是我6岁时出生的,爸爸抱着弟弟一直笑,好像抱着世界上最珍贵的宝贝一样。志晚聪明伶俐,又很爱笑,特别招人爱”。朴槿惠在自传中这样描述弟弟朴志晚,弟弟是她最亲近的人。

  6次因吸毒被立案或起诉

  韩媒报道称,1963年,5岁的朴志晚随父亲朴正熙进入总统府青瓦台居住。1977年进入朴正熙母校韩国陆军士官学校,而在他入学第三年,朴正熙遇刺身亡。如日中天的朴氏政权轰然倒塌,“太子”朴正熙顿时成为新政府监控的对象。

  因失去父母带来的冲击,朴志晚曾长时间彷徨。服役期间,他遭遇车祸受重伤,留下后遗症。退役后,他一时难以适应社会生活,于是结交了一帮狐朋狗友。在朋友们“应该清醒一下头脑”的教唆下,朴志晚开始吸食毒品。

  1989年,31岁的朴志晚因涉嫌吸食冰毒被起诉。截至2003年,他共6次因涉嫌吸毒被立案或起诉,曾经住过监狱并被强制戒毒。后来连朴槿惠都怒了,弟弟被抓后她不出面捞人,弟弟强制戒毒她也没去看,妹妹朴槿令指责她冷血,她回应说:“他可以自己救自己”。这件事导致姐妹俩关系恶化,后来,朴槿令成为她最强劲的反对者。

  曾进入韩国“千亿俱乐部”

  据韩国YTN电视台报道,在朴志晚落魄之时,朴正熙生前提拔的几位企业家向朴志晚伸出了援手。

  “钢铁大王”浦项制铁会长朴泰俊将朴志晚安排到三洋产业,先后任副社长、社长。前大宇集团会长金宇中写信向检察官求情,还资助朴志晚9亿韩元收购三洋产业74.3%的股票,让他成为公司最大股东。该公司主营电子用氧化铁,产品独家供应浦项制铁,2000年成功上市,更名为EG公司,朴志晚任会长。由于其所持有的股票升值,他几年前还进入了韩国的“千亿俱乐部”。

  报道称,2010年,朴志晚登上了“韩国最富400人排行榜”,他的个人资产排在第360位。

  为避嫌从未去过青瓦台

  2004年,朴志晚与比他小16岁的律师徐香熙结婚,重新过上了稳定生活。次年,徐香熙生下儿子世炫,为朴家延续了香火。当了姑姑的朴槿惠,对侄子疼爱有加,曾说“如果父母在世一定会非常高兴,这是他们收到的世界上最好的礼物”。

  据悉,朴槿惠非常“爱护”弟媳徐香熙。在野阵营在她竞选总统的过程中曾表示,徐香熙与储蓄银行贪污事件有关联,并主张徐香熙利用朴槿惠的影响力担任多家企业的法律顾问。朴槿惠站出来替弟媳说话,但考虑到这种争议,徐香熙停止了律师事务所的工作,赶紧辞职并宣布出国研修。

  在韩国,弟弟朴志晚地位显赫,却行事低调,极力避免政治麻烦。朴槿惠竞选总统时,朴志晚积极助选。2012年,朴槿惠当选总统。朴志晚为避嫌,一次也没去过总统府。朴槿惠曾在公开场合说:“志晚夫妇从我就任至今就没有来过总统府青瓦台,在我任期内都不会来。”

  去年11月,朴槿惠就“闺蜜干政丑闻”发表对国民谈话时表示,她进入青瓦台后,因担心发生不光彩的事情而断绝与亲人的联络,一个人孤独地生活。

  讽刺的是,让朴槿惠总统地位不保的不是弟弟妹妹,而是闺密崔顺实。

  “从现在开始,姐姐由我来守护”

  虽然两人4年未相见,但朴志晚仍对姐姐表示支持。在弹劾案判决后,他便希望帮助姐姐。他说,“如果姐姐需要我,无论何时我都会去。若她想的话,我希望在财政上帮助她,当她有需要,要让我知道。就我所知,我的姐姐不会接受这是她的错,她的自尊不容许她来见我。”

  2017年3月30日,朴槿惠面临遭逮捕羁押危机,弟弟朴志晚一早就带着妻子徐香熙到朴槿惠住处探望,姐弟二人没有相聚的喜悦,反而是泪眼相对。这是朴槿惠在2013年2月25日举行总统就职大典后,时隔4年才与朴志晚再次相见。

  据朴志晚亲信透露,这次会面后朴志晚表示,“从现在开始,姐姐由我来守护”。报道称,朴志晚已投入财力开始物色更加优秀的律师,以替换朴槿惠现有律师团成员。

  她是朴槿惠最头疼的人 专业“坑姐”30年

  她叫朴槿令,出生于1954年,仅比朴槿惠小两岁,毕业于京畿女子高中,大学在韩国著名学府首尔大学主修作曲专业。学生时代的朴槿令出身名门又是学艺术的,当时就已在韩国声名远扬。

  两姐妹的性格迥异,朴槿惠的性格内向安静,是让父母十分满意又放心的乖女儿。妹妹朴槿令则开朗奔放,非常自我,就算是考试期间,照样去朋友家玩,经常被母亲批评。

  她婚姻失败致性格大变

  1979年,父亲朴正熙遇刺身亡,朴槿惠顺理成章地担任起“严厉家长”的角色。一开始,姐妹俩的关系非常好,姐姐的苦朴槿令是懂的。回忆起那段日子,朴槿令曾说,“姐姐坐在客厅一侧父亲生前用过的旧书桌前,用一一回复缅怀朴正熙的信件来消磨时光。”

  沉浸在丧父之痛的朴槿惠在一夜之间就尝遍了众多亲信背叛的滋味,她曾说,“仿佛是被丢在深山中一样孤单无助”。因此,朴槿惠刻意与人保持距离,也使她与亲友、尤其是妹妹之间产生了不少隔阂。1982年,朴槿令与韩国财阀之子结婚不久便迅速离婚。婚姻失败使朴槿令性格大变,自此之后就同姐姐朴槿惠处处对着干,开始了长达30年的“坑姐”斗争。

  她逼姐姐让出理事长之位

  1990年,经过多年准备,朴槿令正式发起“政变”,号召支持她的团体成员投票罢免朴槿惠陆英财团(由两人母亲陆英修创办的儿童福利机构)理事长职务。两年后,朴槿惠最终被迫交出理事长的位置下台,朴槿令上位。

  这一冲突最终以朴槿惠让位告终,但自此她渐渐远离家庭。1991年至1997年,由妹妹朴槿令主持的父母追悼仪式,朴槿惠始终没有现身。

  2004年,韩国教育厅突然决定因亏损经营等问题免去朴槿令的理事长职务。虽然朴槿令进行了长时间的诉讼,但最终还是败诉,于2008年让出理事长一职。而此时的朴槿惠已经是大国家党最高委员,地位非常显赫。

  她与姐姐的竞选对手结婚

  2007年,朴槿惠角逐大国家党总统候选人竞选时,朴槿令竟然同一样参选的白石大学教授申东旭订婚。申东旭比朴槿令小14岁,而且私生活不检点。2004年同前妻离婚,2006年同朴槿令交往,但前妻2006年又帮他生了第二个孩子。

  2008年10月,54岁的朴槿令不顾亲友劝阻与40岁的申东旭结婚。由于申东旭曾参选议员,朴槿惠怀疑他接近妹妹有政治企图,再加上外界传言他私生活不检点,朴槿惠和弟弟朴志晚都没去参加婚礼。

  2009年,申东旭转做“键盘侠”,在网络上发表诽谤朴槿惠的言论,称“朴槿令被陆英财团解聘,幕后主使就是朴槿惠”。申东旭曾40多次上传诽谤留言,这让朴槿惠大为光火,以“诽谤罪”起诉妹夫。申东旭最终被判有期徒刑一年半,使这对姐妹间的嫌隙再度加深。

  今年,当朴槿惠卷入“闺蜜干政门”,申东旭说朴槿惠因为亲近崔顺实,所以同亲妹妹疏远。他说:“我妻子同朴槿惠一起住时很亲密,我妻子还是她的秘书和形象顾问。但我妻子(同前夫)结婚之后搬出去,崔氏父女就乘虚而入,导致他们姐妹不和多年。”

  她的亲日言论让姐姐丢脸

  近年来,朴槿令继续同姐姐作对。而且,朴槿令常因某些出格的亲日言论而震惊四座。

  2015年,朴槿惠同安倍会面时谈到慰安妇问题,争取日本首相安倍晋三道歉,但朴槿令就同姐姐唱反调,称韩国不应该就慰安妇问题持续要求日本道歉,日本没有必要就此问题赔偿,又说参拜靖国神社是日本内政。

  朴槿令的此番言论在韩国引起轩然大波,被指“丢人现眼”。韩媒评论称,“一个常甩出过激言论的妹妹,是姐姐(朴槿惠总统)政治生涯的巨大威胁”。

  2016年4月,62岁的朴槿令选择参选国会议员,参选理由竟是为姐姐“分忧”。她的竞选海报上打印有朴正熙与她的照片,宣传语写着“以父亲的名义”,摆明要借助父亲的光芒吸引更多选票,但最终竞选失败。

  不过,在朴槿惠弹劾案通过之后,挺朴民众不服判决进行示威,朴槿令也在场示威。 华商报综合报道 袁金会


来源:嘉兴在线—嘉兴日报    作者:摄影 记者 冯玉坤    编辑:李源    责任编辑:胡金波
 
 
江苏白癜风症状